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红楼梦中史湘云初到荣国府时,林黛玉是何表现?
红楼梦中史湘云初到荣国府时,林黛玉是何表现?

林黛玉,中国古典名著《红楼梦》的女主角。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。

红楼十二金钗中,史湘云和林黛玉的关系经历了从互相打击,到76回成为莫逆之交的转变。在大观园萧条的中秋之夜,史湘云吟出“寒塘渡鹤影”,黛玉对出“冷月葬花魂”。妙玉闻言赶忙止住:“有几句虽好,只是过于颓败凄楚,此亦关人之气数。”

76回,贾家气数已尽,颓败已经成势,宝钗和薛家悉数退出大观园,当时高朋满座的诗社,只留下黛玉和史湘云,两人联完诗又同归同宿,成为患难中的知己。两个无父无母的孤女,在寒夜里两颗心相互取暖,美好又凄凉。

然而在史湘云刚进荣国府时,黛玉对她却非常不友好,史湘云也互不相让,两人隔着宝玉,当面掐架,真的有失书香门第的脸面。

湘云初到荣国府,满口叫着“宝哥哥、林姐姐,我好容易来了,也不理我一理儿。”黛玉上来就说:“偏是咬舌子爱说话,连个‘二哥哥’也叫不出来,只是‘爱’哥哥‘爱’哥哥的。”

贾家主子看戏时,因为史湘云说林黛玉像一个小戏子,黛玉就摆脸色,惹得湘云连夜收拾包袱,次日就要回家。史湘云气急败坏地说黛玉是“小性儿、行动爱恼人,会辖制宝玉”。

单从史湘云和黛玉的这次掐架看,黛玉确实是过错方,无事找事、挑刺揭短,无理取闹全挂子把式全用上了。

连一向以林妹妹马首是瞻的贾宝玉都看不过眼,替湘云分辨:“谁敢戏弄你!你不打趣她,她焉敢说你!”

黛玉其人非常奇怪,荣国府上下皆知黛玉刻薄小性儿,不好相处,但相处一段时间后就会发现,这个姑娘不仅能交,且能成为知己。

但黛玉为何会人前人后两种印象,为何她从早期的不平则鸣,到检抄大观园时一言不发、默默承受?

其实细读黛玉和史湘云的这几次矛盾,才知道黛玉在荣国府过得多委屈和孤独,才知道黛玉在《葬花吟》中吟唱——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——很多人以为是黛玉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夸张,实际曹翁每一字每一词,从不打诳语。

正所谓“以小博大,一叶知秋”,从黛玉和湘云的几次口角,曹翁向我们展示了金陵四大家族之一——史家,看似远离“贾史王薛”四大家族,但仍然逃不开“扶持遮饰,皆有照应”的宿命,史家藏得很深。

“源易缘”今天就从史家的用意入手,给读者详解一下黛玉一介孤女入荣国府,她的孤独和心酸,她面临的凶险和冷酷,无人能懂。

一、二十回没现身的史湘云,隆重造访荣国府,根本不是窜亲戚那么简单

在红楼十二钗中,要说最后出场那就是史湘云了,连妙玉这个和贾家没有关系的人都出场了,而宝黛钗之外最重要的史湘云却在20回才出场,而且一进荣国府就和黛玉连吵2架。

“源易缘”认为史湘云这么晚出场,这个时间点出场,曹翁是特意安排的。史湘云进贾府,恰恰是在元春省亲之后。

贾元春被封为凤藻宫贤德妃,之后省亲大观园。省亲之后,贾家内部,包括四大家族都看到了贾家可能再次获得皇帝的宠信,纷纷行动要分一杯羹。

关于史湘云,因为曹翁给她的评语是“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”,因此读者往往觉得这个女孩没有心机,但这里要说明的是,湘云有没有心机不知道,但她背后的史家有没有想法呢?

有!不信你看:

在19、20回,省亲这边刚刚落下帷幕,袭人便很快回了一趟娘家,和娘家哥哥说定以后“再不必起赎我的念头”;

王熙凤妒忌薛宝钗攀上宝玉这个香饽饽,因此20回题目便是“王熙凤正言弹妒意”;

还有宝玉的奶娘李嬷嬷,自上次茜雪被撵后李嬷嬷退休,这回又到宝玉房中刷存在感,潜台词是:我奶大的宝玉,弟凭姐贵,我是他的奶娘,你们这些小丫头要识趣点;

接着就是史湘云毫无征兆,突然来到荣国府,弄得读者都摸不着头脑,直纳闷这史湘云是谁?

其实道理很简单,只是曹翁没有把这句话写出来:无论袭人、王熙凤、李嬷嬷还是史湘云,她们的行动都是一个目的——贾宝玉。

史湘云是为宝玉而来,说直白点,她是为了分享宝玉身上的利益而来,进一步说,史家是为了分得元春封妃的利益而来。

二、史湘云吃回头草,原来比薛家吃相更难看的是史家

“贾史王薛”四大家族,门子解释护官符时说,“这四家皆联络有亲,一损皆损,一荣俱荣,扶持遮饰,皆有照应”。

但让人奇怪的是,作为四大家族排行第二的史家,和贾家的联络并不多,除了史湘云经常出入贾府外,史家其他人和贾家来往并不密切,甚至连贾母过生日这样的大日子,史家都没人出席。

其实史家和贾家不走动,恰好藏着史家和贾家不正常的关系。

从史湘云后来的话语里知道,史湘云之前是在贾母跟前长大的,在黛玉来荣国府之前,史湘云是和宝玉一块跟着贾母生活的。

让未成年男孩、女孩在一起起居,极有可能宝玉和史湘云是有婚约的,因为相比黛玉,史家是四大家族中的侯爵世家,史湘云和宝玉才是更符合两家门第的婚约。

但是自从黛玉进了荣国府后,史湘云就再也没有出现过,这是为何呢?

“源易缘”认为史家让史湘云离开贾家离开贾母,是史家和贾家之间有了嫌隙,什么嫌隙呢?

一是在元春没有封妃时,贾家已经是江河日下,日薄西山的状态,史家看不上日益衰败的贾家。

二是之前文章中论述过,就是王子腾一直升官,且王子腾当了贾家祖上一直世袭的官职,王子腾的官位是贾家让给王家做的,原因是贾家树大招风,皇帝不允许贾家子弟再做大官,所以贾家贾敬考上了进士,却只能到庙里当和尚,贾政虽很上进,也只是一个工部员外郎。

贾史王薛,史家是在王家之前的,史家是侯爵世家,而王家只是一个接待外国使臣的半官半商的地位,而贾家把好处给了王家,史家自然与贾家交恶了,这才是史湘云突然离开贾家的原因。

而在二十回,元春封妃后,为何史湘云又回来了?无非是史家看到了贾家有利可图,贾宝玉因为姐姐封了皇妃,他做了“杨国忠”,那么史湘云如果能够和宝玉结为秦晋之好,史家的前程就又有望了。

于是史家让史湘云重回贾家,目的还是想得到宝玉这个乘龙快婿。

这里需要提一下的是,史湘云是孤女,无父无母,史家为她做主的是他的叔叔婶婶们,在一次宝钗和袭人的对话中可知,湘云在史家做不得主,她时刻想来贾家,却无法任由自己的想法,这更加印证了,湘云20回来到贾家,是史家之意。

三、黛玉的刻薄是她抵抗风雨的武器,世上人有万千,无人能懂她的无助

所以说,如果读懂史湘云的来意,就能理解黛玉为何一见史湘云就挖苦又刻薄。

黛玉在贾家,除了宝玉一人可为知己,贾母可为后盾,但却年事已高,无法吐露心迹,其他舅舅不疼、妗妗不爱,本就十分孤苦,纵然生在侯门之家锦衣玉食,但心中的苦楚无人能懂。

这还在其次,黛玉无父无母,在她心中只有一个宝玉可以算作今后人生的慰藉,而前有宝钗金玉良缘,后又来一个史湘云。

宝钗、湘云背后都有整个家族的力量帮他们争,而黛玉孤苦一人,她嘴上的刻薄,也是她为自己争取利益唯一的工具,这在以利益为纽带的四大家族面前,是何等渺小?

看黛玉和湘云掐架的细节,黛玉追着打湘云,宝玉拦在中间,宝钗这时赶来做和事佬:“看在宝兄弟分上,丢开手罢!”黛玉情急之下说:“我不依,你们都是一气的,都戏弄我,不成。”

在黛玉眼里,已经是前有追兵后有虎狼,十面埋伏了,但在宝玉还是没事人一样,更加可气的是,宝玉那句“你不打趣她,她焉敢说你!”

黛玉不重视富贵,但和贾母耳濡目染,她更知道史湘云代表的是史家,她的来意便是做宝玉的妻子。

史湘云和薛宝钗,携带家族的使命来抢宝玉,而宝玉对黛玉来说,不是富贵,不是诰命夫人的前程,只是一个知己。贵婿易得,而知己黛玉一生只认一人。宝玉即是黛玉命中之人,得之幸运,失之失命。

黛玉更让人感到可怜的是,她从小时的不平则鸣,到后来无论受到多大的委屈都藏在心底,不向外人吐露了,检抄大观园那么大的事,探春出面掌掴王善保家的,惜春怒撵入画,而黛玉全程不发一言,不置一词,这中间黛玉经历了什么,让一个娇俏的姑娘,选择了沉默和承受。

曹翁作文真真假假、虚虚实实,甄士隐梦游太虚幻境,在石牌坊上的对联就写道:“假作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有还无。”黛玉的刻薄实际隐藏着最大的善良和高贵。

盐城市大丰鑫旺食品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盐城市大丰区经济开发区和瑞村二组